一场票价12000美元最奢华音乐节成诈骗事件,设计做得太牛逼也得背锅?

2019-02-20 09:15:24

美国两大视频网站Netflix 和 Hulu 在今年一月,争先恐后推出两部纪录片,重新把2017年臭名昭著的 Fyre Festival 带回到大众眼球,也把社会营销推到了风口浪尖。

Hulu 称这场音乐节为《FYRE FRAUD》(FYRE 骗局),Netflix 称之为《FYRE:The Greatest Party That Never Happened》(FYRE:从未发生的最豪华派对),中文海报更是直接翻译为《地表最烂:FYRE豪华音乐节》。

这个又烂又豪华的音乐节到底是什么鬼,引得两家视频公司争相发行?

为何美国民众谩骂声又是如此之高?

这与设计又有什么关系?

一场玩大了的APP营销事件

这场失败的「豪华音乐节」 由Fyre Media Inc的首席执行官Billy McFarland和说唱歌手Ja Rule发起,为了推广该公司的Fyre APP,一款用于预订音乐人才和艺术家的手机软件。

Fyre公司希望举办一场燃爆了的音乐节,让这个APP一炮打响。

如果这场音乐节没有搞砸,Fyre公司这一波推广操作绝对是营销典范。

请来超模肯豆、贝拉等作为kol在ins上发声,阳光、沙滩、比基尼,人间天堂无疑。

宣传视频吹嘘「两个变革周末」和「最好的食物,艺术,音乐和冒险」,最美最潮的人都在这,好像你来了就能和他们一样似的。

 

黑白画面刻意预设了观众们的样子,他们享受着凉爽的蓝色海水和巴勃罗·埃斯科瓦尔所拥有的私人岛屿的沙滩,在音乐声环绕下舞动、欢呼。

还有在网络上形成病毒式传播的营销海报设计,这一切都让这场音乐节成了众所周知的神秘奢华派对。

系列海报图让Fyre在ins上赚足关注度

在巴哈马上居住的名人,包括约翰尼·德普,都收到了这张邀请海报

与广告视频、海报体现出的音乐节奢华程度相称,Fyre音乐节门票售价500-1500美元不等,更有超豪华VIP套餐票卖到12000美元。

昂贵的价格并没有消灭人们对奢华音乐节的热情,在广告发布后的48小时内,Fyre已经售出了所分配的6,000张门票的95%。

然而,强大的营销手段和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设计带来的关注度、影响力和观众、参与数量,远远超过了Fyre公司所能承受的范围。

Fyre公司没有能力、经验、资金去举办一场音乐节,到了活动当天,现场还是废墟一片。花了大价钱抢到票的人们都成了冤大头,抵达现场后不知所措,连个睡觉的地方也没有。

真·想象与现实的差距·大型打脸现场

Fyre预订的私人小岛最终成了困住观众的囚岛,说好的私人飞机和游艇都变成了11路(全靠双腿走),豪华大餐成了10元一份的快餐。

最终,Fyre公司凭借一场活动收到了八起诉讼,其中一起诉讼要求Fyre公司支付超过1亿美元的赔偿金。

2018年10月11日,Fyr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Billy McFarland以电汇欺诈、欺骗投资者、诈骗卖票人等罪名,被判处六年徒刑,并被勒令没收2600万美元。

如果Fyre公司的活动执行力能和他们的营销能力一样强,2017年的Fyre Festival 能够完美收场,这场音乐节连带其设计都很有可能会像Coachella音乐节一样成为某种文化标志。

每年一次的Coachella音乐节,以其独特的标志和品牌个性定义,在加利福尼亚沙漠中间作为艺术和音乐的表达而存在

毕竟,这场轰轰烈烈的营销活动充分证明了Fyre音乐节各类平面设计在吸引力、传播度、大众认可等方面毫不逊色,遗憾在活动组织者掉了链子,最终「眼见他起朱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设计做得太牛逼也得背锅?

促成这场在2017年轰动美国的音乐节的幕后推手是28岁的设计师奥斯克。

作为一名平面设计师和社交媒体顾问,奥斯克负责策划Fyre音乐节的社交媒体营销和视觉设计,并使该活动形成了病毒式传播。

在音乐节的规划筹备过程中,奥斯克也曾试图预告活动组织者,也强烈表达了对活动收尾的担忧,可惜,Fyre首席执行官Billy McFarland并没有足够的前瞻力。

前些日子,Designboom采访了这位设计师,在Fyre音乐节消失殆尽后,他是否对形象设计、图像和设计媒体的关系有了新的看法?他又将如何看待设计师这份工作?为Fyre音乐节而作的设计会被放入他的个人作品集中吗?

以下是采访原文。

Designboom(以下简称「DB」):设计在一场活动中是至关重要的部分,对Coachella或者火人节来说也是这样。

每年汇聚7万人的火人节在狂欢的最后会烧掉全场最大的人像装置

在Fyre音乐节这种情况下,设计作品却成了一种遗迹。作为唯一幸存下来的东西,Fyre音乐节的设计作品和宣传视频一样,展示了人们对这场活动的预期。你能用自己的话来解释以下设计的影响和力量吗?

奥斯克 (以下简称「奥」): 我们一般会认为平面设计只是创造美学标志和电影海报,但却忘了它是传达信息的强大工具,而不只是艺术。从市场营销的角度来看,推销一种奢侈的生活方式、一次梦幻假期或一辆性感的红色跑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现在不同点在于,这种情感到底可以引发多少人的共鸣,也就是所谓的Fomo。

几年前,我们只能和几个朋友分享热带度假的照片。现在,如果你是一个KOL,你可以分享给数以百万计的粉丝,影响到一群被羡慕情绪冲昏头脑的人,希望他们能在那一刻会不惜一切代价成为你。

DB:能说说你是怎么加入Fyre和他们一起工作的吗?

奥:我是杰瑞传媒的两个创意负责人之一,第一个接触到的主要客户就是Fyre。很快,我就被迫任职客户经理、KOL外联、设计师、社区经理和其他职位。因为杰里传媒的人手太少了,Fyre的人手也很少。

DB:你觉得什么是品牌、营销概念、社交媒体策略?你作为插画家和设计师,是如何把自己的美学与它们相结合的?

奥:最开始的设计风格看起来像是带有水彩设计元素的凉鞋度假村的品牌。参加第二次会议时,我立刻抛掉了所有想法。因为他们想把音乐节作为这次推广的主题,而这种水彩风格跟时尚、嘻哈和设计根本不搭,我们得重新设计。

当时我就想到了并不被大家看好的「橙色」,但那个时候更流行柔和的、霓虹灯那样的颜色。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我们想引领潮流,创造新的主流风格,我们得做点不一样的东西。

当天晚上11点,Fyre团队和CEO就决定让我负责这次的活动设计。我立即回到工作室完成更多的设计版本,一直工作到早上6点,才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了一会儿。

DB:从这次事件一开始就在社交媒体传播甚广的视觉设计就能看出,你非常有经验。那么,你想借助这些视觉设计传达什么呢?

奥:从一开始,我的目标就是让受众觉得自己即将做一些其他人没有机会做的事情。 我一直在引导这种心态。 我想传达一种「奢侈」概念。年轻一代对在海滩上戴着劳力士吸雪茄这种奢侈方式已经不感兴趣了。 「奢侈」有时候会在一瞬间被重新定义,而我就是要改写「奢侈」的人。 在过去十年中,奢侈品行业发生了很大的文化转变。 每个大品牌都会转变受众的体验和认知,只是不像我们在FYRE看到的那么快。

DB:你对社交媒体和名人们向大家售卖「梦想」的力量有什么看法?

奥:「梦想」和「成名」一样都是很老套的说法了。 在不同的平台上,「梦想」就有不同的名字,但都在被大家鼓吹。 以前是在MTV,现在是在Instagram。 Fyre这次也利用了「梦想」强大的力量。 事情虽然结束了,但人们还是会继续盲目地在网上被别人洗脑。我希望这次事件至少会引起一些注意,希望我们可以像规范广告业那样规范社交营销的市场。 社交营销不只是一个帖子,它还是一整个行业。

DB:橙色方图效果非常好,是为什么呢?

奥:橙色原本就已经在Fyre的品牌中,Fyre团队觉得橙色喧哗又廉价,但我恰恰不这么认为,就说服他们把橙色作为焦点色。

我们想让KOL转发一些简单易普及的东西,并且做了很多风格版本,但我最后还是选了原始的橙色方案。这不是为了好玩,或者说是我的失误,我就是想让橙色成为这个品牌的主导色。

橙色方图这招很强大,因为之前没有人在Instagram上发过纯色图片。浏览图片的时候,眼睛能够很快识别广告,辨别出哪些是自己喜欢的内容,哪些是自己不喜欢的内容。但橙色纯图就起到了一个迷惑的作用,你会好奇这是什么东西。

DB:「忽略最后的失败结局,Fyre音乐节是一则精心策划、精心组织的向大众传达「奢望」的Instagram,这则Instagram可能会宠坏,甚至已经宠坏了年轻一代」你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奥:我们的文化就是在不断寻找新的逃避现实的方式,所以我们才会有八卦杂志。我们现在会渴望看到更与众不同、更罕见的事物。Fyre 音乐节构建了一个完美的世界,就算你不能参加,也可以在Instagram、Twitter、Youtube上时时关注。还有很多人发帖,你也能通过评论参与到这件事中。这就像一部最精彩的电视剧,并且还会不断更新。自从乔布斯推出了iPod,「精致」就成了我们对任何物品和体验的基本要求,我们再也无法接受任何粗糙的事物了。

DB:你感觉这次的经历怎么样? 这对你的设计有何影响?

奥: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机会,这就好像让我从头开始创建Coachella 音乐节一样。 即使有各种各样疯狂的设计要求和紧迫的截稿日期,我也很享受这个项目,尝尝自愿熬夜加班没有周末,就为了设计得更好。 这也是因为公司里没有其他懂设计的人能来监督我。 我几乎有百分百的自由去做任何我想做的设计。在一些设计细节上,我可以说服Fyre团队认可我的想法。 这是我第一个为自己设计的项目,尽管我也买不起这个活动的门票。

DB:那么你认为是什么导致了Fyre音乐节的崩塌?是太成功的营销?太好的视觉效果?是社交媒体?还是这些只想找特殊体验的富家小孩们?还是其他什么因素,或者说是这些因素共同促成了这次事件?

奥:Fyre公司这次显然违法了,法院也给出了相应的判决。但是,在这次事件中,成功的营销方式、设计和战略是无罪的。有钱孩子们只是想玩得开心,他们也没错。社交媒体不是问题的根源,但是,我们应该要让大众了解到互联网上的事物是如何在一瞬间影响到数百万人(不仅仅是一小部分人)的。最小的地震也会引发海啸。
DB:你会把这次Fyre的项目经历放到你的个人简历中吗?

奥:我曾想过把这个事稍微改变一下再放到简历里,但后来又想,这没什么可隐瞒的,我该为我的辛苦付出感到骄傲。我不一定会向每个客户展示这个项目,但我肯定会介绍它。我花了很多时间在这个项目上,我喜欢我为这个项目做的所有设计。


15756252348    18408258264